生活在别处

“吾心安处是故乡。”曾几何时,我们的心向往安定,

上个周末,超过70万人冒着倾盆大雨徘徊在伦敦特拉法尔加广场欢度中国新年,伦敦华埠的新春庆典成了亚洲外之最。无数客居的华人,对中华文化颇感兴致的金发碧眼们沉醉在那迷人的一天。中国的春节已然成为了英国和伦敦最为盛大的庆典之一,除本土文化活动外,春节活动规模仅次于印度排灯节。

长辈的口中,“年味”是充满着仪式感的——小孩子一定要早早添置好新衣,但要等到初一才穿;好吃的鱼却终是吃不到嘴边就被端走。。。。。。 那时的新年,是每个在外奔波人的天堂。正所谓“有钱没钱,回家过年”。

而随着中国渐渐坐稳GDP老二的位置,大家开始摸着愈发肿胀的荷包抱怨“年味淡了”!

渐渐的我们变得随意,不再拘泥于实践,地点的“年夜饭”开始风靡。从走出家门入席坐,到飞出国门异乡落,如今的春节我们再难寻到一丝丝喝“年”有关的踪迹。从最初的张灯结彩到如今的万人空巷,也许在高速前进的同时,我们也在慢慢远离着本该拥有的生活。

当中华最传统的春节都只能在异乡愈发兴起,我们时刻抱着“生活在别处”这样的幻想时,才会真正陷入了“气氛危机”吧!

生活在别处的天,固然美好,但之后,却是一阵虚无!